當前位置:首頁
> 公眾互動 > 在線訪談
陸萬明同志接受陽光政務熱線改革開放40年專題訪談

發布日期:2018-12-19 09:58:05 瀏覽次數: 信息來源:資料管理中心 字體:[ ]

  主持人:以1978年12月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標志的改革開放40年來,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下,中共山東省委、山東省人民政府帶領全省人民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銳意創新,走過了一段開放圖強、奮進崛起的光輝歷程,走出了一條體現時代特征、具有齊魯特色的發展之路,鑄造了一系列功標青史、令人矚目的輝煌成就。這40年大致分哪些階段,請陸局長介紹一下。

  陸萬明:改革開放40年來,全省經濟綜合實力大為增強,發展質量效益穩步提升,人民生活實現由基本溫飽向總體小康的歷史性跨越,創造了山東發展史上最好最快的黃金時期,踏上了新時代全面開創現代化強省、努力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走在前列的新征程。

  四十年崢嶸歲月,四十年光輝歷程。改革開放以來,全省上下始終堅持發展第一要務不動搖,改革不斷深化,開放不斷擴大,發展不斷跨越,大體經歷了五個主要階段。

  一是破冰調整,改革開放開始起步階段。1978年底至1984年,改革以農村為先導,農業生產迅速恢復,城市改革展開試點,對外貿易開始起步。

  這一時期農業生產快速發展,農民自給自足局面初步形成。六年間,農林牧漁業總產值年均增長10.7%。生產的發展,帶動農民收入迅速提高,1984年全省農民人均純收入比1978年增長2.4倍,農民溫飽問題基本解決。全省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11.1%,遠高于1952-1978年年均6.1%的增長速度。

  山東大門向世界敞開。1984年,全省進出口總額35.2億美元,出口20.8億美元,分別比1978年擴大3.0倍和1.5倍;實際利用外資1642萬美元,為1979年的1.3倍。

  二是整頓提高,改革開放進入全面探索階段。從1985年到1992年,改革的重點由農村轉移到城市和整個經濟領域,經濟秩序得到有效治理整頓,多年來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逐步轉變為有計劃的商品經濟體制。

  這一時期全省生產總值雖有波動,且總體增速略低于第一時期,但仍保持了年均10.5%的增長。八年間全省工業增加值、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和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年均增長16.0%、16.8%和20.0%;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長15.2%,是年均增長最快的時期。

  對外開放步伐更快、領域更寬。八年間全省進出口總額年均增長10.4%;實際利用外商直接投資年均增長達到165%;對外承包工程和勞務合作營業額年均增長24.7%。

  三是重點突破,改革開放進入縱深推進階段。從1993年到2002年,現代企業制度、分稅制、金融體制、住房、醫療衛生等各項改革取得重大突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設邁出決定性步伐。

  經濟增長速度持續加快,10年保持在兩位數以上,年均增長12.6%,高于第一、二階段。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和全面小康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全省農林牧漁業總產值年均增長7.0%,是僅次于第一階段的第二個快速增長期。

  對外開放向縱深發展。2001年11月11日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標志著中國對外開放進入新階段。十年間,全省進出口總額年均增長15.9%;對外承包工程和勞務合作營業額達到8.3億美元,為1992年的21.4倍。

  四是完善協調,改革開放邁向快速推進階段。從2003年到2010年,改革進入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新階段,經濟增長速度在五個階段中最快,經濟社會發展進入穩中求進、好中求快、又好又快的健康軌道。

  這一時期經濟增速最快,2004年達到新世紀以來的最高點15.3%,至2007年始終保持14%以上的高速增長。自2008年起,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經濟增速出現一定程度回落,但仍保持12%以上的高位增長,年均增速達到13.7%,分別比前三個階段高2.6、3.2和1.1個百分點。

對外開放取得輝煌成就。外貿依存度于2007年達到35.9%的歷史最高點。對外投資增勢強勁,至2010年底,核準境外企業遍及126個國家和地區。對外承包工程和勞務合作營業額年均增長28.1%。

  五是全面深化,改革開放進入攻堅階段。從2011年到2017年,改革進入攻堅期、深水區。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向形態更高級、分工更復雜、結構更合理的高質量發展階段演化。

  經濟增長實現了從高速向中高速的平穩過渡,2011年至2017年全省生產總值分別增長10.9%、9.9%、9.6%、8.7%、8.0%、7.6%和7.4%,年均增長8.9%。結構更加優化,2016年產業結構實現由“二三一”到“三二一”的歷史性轉變。

對外開放取得新進展。自2012年以來,國際金融危機深層次影響不斷顯現,世界經濟在動蕩中緩慢復蘇,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全省堅持擴大內需、創新開放新模式,外貿依存度由2011年的33.2%下降到2017年的24.4%。外貿結構更加優化,2017年加工貿易占比比2011年下降5.3個百分點。

  主持人:從陸局長剛才的介紹中,我們能感受到改革開放40年,確實是山東發展史上綜合實力提升最快、城鄉面貌變化最大、人民得到實惠最多的時期。山東經濟社會發展實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了輝煌的發展成就。具體情況請陸局長介紹一下。

  陸萬明:改革開放40年來,從農村到城市,從微觀到宏觀,從對內搞活到對外開放,山東經濟、社會、政治、文化各個領域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一是經濟總量持續擴張,綜合實力顯著增強。經濟總量四十年實現百倍增長,連續跨越幾個大的標志性臺階。1988年GDP邁上千億元臺階,2002年首次突破萬億元大關,2006年達到兩萬億元之后,經濟總量攀升速度明顯加快,2006-2014年平均每兩年上一個萬億元臺階,2014年接近6萬億元,2017年達到72678.2億元,是1978年的322倍,經濟總量占全國的比重由1978年的6.2%提高到2017年8.8%。

  人均地區生產總值達到世界中高收入國家水平。1978年全省人均地區生產總值還處于世界低收入國家平均水平起步階段,2015年人均地區生產總值突破1萬美元,達到世界中高收入國家人均水平。2017年達到10790美元,是1978年的57.4倍,在全國的位次,由改革開放之初的后15位躍升至2017年的第9位。

  二是轉型發展不斷推進,結構調整實現突破。產業結構日趨優化。2016年全省產業結構實現了“二三一”向“三二一”的重大轉變。2017年三次產業之比為6.7:45.3:48.0,相比1978年,第三產業比重大幅提升34.2個百分點,服務業增加值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由1980年的21.0%大幅提升至56.4%,逐漸形成服務主導型經濟。

  所有制結構多元演進。1978年以后,特別是進入90年代,全民、集體所有制企業一統天下的格局逐步被打破,各種經濟類型蓬勃發展,尤其是民營經濟不斷發展壯大,2017年民營經濟增加值占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達到50.8%。

  三是城鄉區域協調發展,供給能力大幅提高。城市化進程明顯加快。特別是進入21世紀之后,城鎮化率以每年1.3個百分點的速度加快提升,2017年城鎮化率為60.6%,與2000年的38.2%相比,上升22.4個百分點。區域經濟發展漸趨協調,縣域經濟實力不斷壯大。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過30億元、50億元、70億元、100億元的縣(市、區)分別達到55個、29個、20個和8個。

  社會供給能力大幅提高。從農業生產到工業制造,全省產品已由普遍短缺轉為充足豐富。山東用占全國7.2%的人口,占全國1.6%的土地面積,生產出全國7.6%的糧食,創造出占全國7.6%的農業增加值,發揮了農業大省的重要作用。工業加工制造能力不斷提升。2017年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已經發展到40270個,占全國的比重為10.5%;部分重要工業產品產量在全國名列前茅,發電量、原鹽、啤酒、紗、機制紙、燒堿、純堿、產量位居全國首位。

  四是投資消費動力增強,內需潛力加速釋放。投資總量日益增大。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1978年為41.9億元,到2016年超過5萬億元,2017年達到55202.7億元。山東省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總額自2004年連續13年位居全國首位。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中基礎產業和基礎設施投資占近四分之一,為基礎產業和基礎設施建設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消費需求提檔升級。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迅猛遞增,2017年達到33649.0億元,為1978年的422倍,自2002年連續15年列廣東之后居全國第2位。以汽車、住房、通訊產品以及文教娛樂、旅游、家政等“新興消費品”為特征的娛樂型、享受型消費,成為近20年推動消費結構的快速升級和經濟總量結構加快提升的重要動力。

  五是對外開放成果豐碩,外經外貿迅速增長。對外貿易發展明顯加快。至2017年底,全省進出口總額達到2630.6億美元,為改革開放之初的74.7倍,其中出口1471.0億美元,進口1159.5億美元,分別為改革之初的70.7倍和80.4倍。出口產品結構得到優化,機電產品是全省第一大出口產品,2017年機電、高新技術和農副產品出口比重調整優化為38.9:9.9:11.6。

  實際利用外資取得積極成效。1981年,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落戶青島,掀開了全省招商引資第一頁。至2017年累計批準外商直接投資項目7.2萬個,合同外資金額3123.2億美元,實際利用直接外資2053.9億美元。外資項目規模不斷擴大,2017年新批外商直接投資項目平均規模1207.4萬美元,是十年前項目平均規模的4.9倍。

  對外投資合作快速發展。至2017年底,全省累計境外投資項目5689個,累計中方投資758.2億美元,其中累計境外貿易性企業2329家,非貿易性企業2739家,累計投資額分別占中方投資總額的12.9%和87.1%。累計對外承包工程和勞務合作合同額1315.9億美元,完成營業額1011.7億美元,業務涉及160多個國家和地區。

  六是綠色發展碩果累累,質量效益明顯提升。節能降耗扭轉了連續多年持續上升勢頭,邁出實質性步伐。全省萬元地區生產總值能耗自2006年上半年開始出現向下的拐點,下降1.5%,“十一五”期間下降幅度逐年擴大,累計下降22.1%,“十二五”期間累計下降19.8%,圓滿完成規劃目標。2017年下降6.94%,創下歷史最大降幅。

  發展質量與效益不斷提升。政府收入持續增加,2017年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到6098.5億元,為1978年的95.1倍。增收量于2003年、2005年、2007年連續跨過100億元、200億元和300億元臺階,到2011年增收量達到最高的700億元,2012-2017年增收量接近2010年全年的財政收入總量。工業企業利潤水平不斷提高,1978年規模以上工業實現利潤僅為42億元,2017年達到8128.2億元,全省實現利潤自2001年以來穩居全國前三位。

  七是富民戰略有效落實,民生保障持續加力。就業規模持續擴大。改革開放以來,全省就業人數以每年2%以上的速度增加。2017年城鎮新增就業128.3萬人,其中,失業人員再就業58.1萬人,困難群體再就業8.8萬人。登記失業率連續多年低于4%的全年調控目標。三次產業就業人員結構明顯優化,由1978年的79.2:12.3:8.5轉變為28.3:35.6:36.1,農村剩余勞動力轉移加快,二、三產業吸納就業能力顯著增強。

  居民收入顯著提高。1978年全省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391元,在1988年超過千元、2005年邁上萬元臺階、2011年過2萬元、2015年過3萬元之后,2017年達到36789元,為1978年的94倍;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2013年邁上萬元臺階后,2017年達到15118元,為1978年的131.5倍。

  社會保障體系日益完善。2017年末,居民基本養老、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數分別達到4530.6萬人和7282.6萬人,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提高到100元,基本醫保政府補助標準提高到490元。全省17市432家醫院實現省內異地就醫聯網結算。職工政策范圍內住院費用報銷比例為75%以上,居民報銷比例約為70%。最低生活保障標準繼續提高,城鎮最低生活保障人數23.8萬人,年人均保障標準6192元;農村最低生活保障人數181.7萬人,年人均保障標準4248元。

  主持人:改革開放40年來,山東搶抓機遇、深化改革,適時優化政策導向,推動工業轉型升級。今天省統計局工業處的曹亮副處長也來到了直播間,就請他介紹一下山東工業成長壯大的發展歷程。

  曹亮:好的,主持人,改革開放40年來,山東深入貫徹中央決策部署,搶抓機遇銳意進取,在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和推進工業化進程中,逐步建立了門類齊全的現代工業體系,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跨越式發展。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山東以新發展理念為統領,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提高質量效益為中心,積極推動制造業由追趕型向引領型、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由山東制造向山東創造轉變,開啟了制造大省向制造強省跨越的新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1978-1991年。全國開展以“放權讓利”為主要內容的企業改革,多措并舉調動企業生產經營積極性。十二屆三中全會后,增強企業活力成為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期間,全省工業領域進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推進擴大企業經營自主權、利潤遞增包干和承包經營責任制的試點,出臺進一步加快鄉鎮企業發展的若干規定,采取壓縮基本建設規模、優先發展輕工業的方針,市場調節為主的格局逐步形成。

  第二個階段是1992-2000年。黨的十四大正式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十四屆三中全會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基本框架,從此改革開放進入新階段。期間,全省積極實施國有企業債轉股、技改貼息、政策性關閉等一系列舉措,出臺加快發展個體私營經濟的相關政策,支持以基礎工業為主的重工業發展,工業化進程明顯加快。

  第三個階段是2001-2011年。我國加入世貿組織,經濟開始深度國際化。黨的十六大提出走新型工業化道路,為工業發展指明方向。期間,全省以產權制度改革為抓手,全面推進國有中小企業改革重組,繼續出臺政策支持民營經濟發展壯大,實施拉長七大產業鏈、振興裝備制造業等重大結構性調整舉措。主要出口產品實現了由農副產品向工業制成品、一般加工品向高附加值機電產品轉變,工業發展進入工業化中后期階段。

  第四個階段是2012年至今。黨的十八大以來,全省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十九大精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著力轉型發展、提質增效,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堅持敲開核桃、一業一策,全力推動工業產業結構向中高端邁進,出臺加快全省民營經濟發展的意見,引導民營經濟轉型升級。2018年1月,《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獲得國務院批準,2月,全面展開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動員大會隆重召開,工業轉型升級由重“量”向重“質”轉變,標志著我省工業全面開啟高質量發展新征程。

  主持人:聽了您的介紹,我們大致了解了改革開放以來,山東工業發展的輝煌歷程,在不斷邁上一個個新臺階的過程中,我省的工業取得了哪些主要成績?

  曹亮:分析改革開放40年山東工業經濟發展的成績,可以從總量、結構、轉型三個角度來觀察:

  一是從經濟總量看:整體實力大幅躍升。改革開放初期,全省工業經濟實力相對薄弱,1978年實現增加值僅為108.5億元。進入80年代,經濟體制改革有力促進工業發展,1990年工業增加值增至568億元,比1978年增長4.2倍。1991-2000年非公經濟蓬勃發展,帶動工業經濟規模進一步擴大,2000年工業增加值達到3723億元,比1990年增長5.6倍。2001年以來,工業化進程加快,工業繼續保持高速增長。2006年工業增加值突破萬億元,2017年升至2.9萬億元,比1978年增長263.6倍。市場主體跨越發展。1978-1997年,全省鄉及鄉以上獨立核算工業企業由1.5萬家增至2.3萬家,增長5成。1998-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量由1.1萬家增至4.0萬家,增長2.5倍。戶均主營業務收入由0.5億元增至3.5億元,年均增長10.2%。主要產品產量明顯增加。2017年,鋼材9209.8萬噸,比1978年增長144.3倍;氧化鋁2113.0萬噸,增長61.1倍;金屬切削機床產量10.0萬臺,增長5.3倍;礦山專用設備110.7萬噸,增長109.7倍;精制食用植物油產量697.0萬噸,增長45.8倍;飲料酒767.7萬千升,增長26.9倍。企業質效顯著提高。1979-1997年,全省鄉及鄉以上獨立核算工業主營業務收入由265.8億元增至5689.9億元,年均增長17.5%;1998-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主營業務收入由5923.3億元增至142660.2億元,年均增長17.2%。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總資產貢獻率為13.8%,比2001年提高1.8個百分點;流動資產周轉次數為4.7次,比2001年加快1.2倍。

  二是從結構變化看:所有制結構更加多元。1978年,全省工業經濟還處于國有和集體二分天下階段,二者產值之比為69.8:30.2。改革開放尤其是小平同志南行講話以后,非公有經濟得到較快發展。2017年,公有工業經濟與非公經濟之比由1978年94.1:5.9調整為22.4:77.6,私營、外商及港澳臺投資工業比重分別為41.4%和14.4%。產業層次優化提升。2017年規模以上裝備制造業企業為12494家,比1978年增加10587家;實現工業總產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的28.5%,比1978年提高6.4個百分點。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增長11.0%,增速快于規模以上工業4.1個百分點;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長10.9%,高于規模以上工業4.0個百分點。綠色發展步伐加快。改革開放以來,全省高度重視節能降耗工作,多措并舉推動工業企業綠色發展。2005年,全省萬元GDP能耗已由1978年的4.19噸標準煤降至1.28噸標準煤。近年來,全省又進一步加大對高耗能、高污染行業的調控力度。2017年,高耗能行業增加值僅增長3.6%,低于規模以上工業3.3個百分點;規模以上工業萬元增加值能耗下降9.4%,電解鋁等部分重點產品單耗達到國際水平。創新能力快速提高。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全省不斷加大對新動能的培育和支持,對企業自身成長發揮了重要作用。1998年,規模以上工業新產品產值僅為471.4億元,2017年增至18441.8億元,20年間增長38.1倍,年均增長20.1%。規模以上高新技術產業產值52132.7億元,比2006年增長4.1倍,年均增長14.5%。新能源汽車、工業機器人、城市軌道車輛等新產品產量增速分別達到300.0%、60.7%和80.2%。

  三是從轉型發展看:國企改革穩步推進。國企改革是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改革開放之初,全省開展了以國有企業改制、改組、改造等為主要內容的改革。從90年代中后期開始,國有大中型企業全面推進現代企業制度建設,產權單一的純國有企業比重下降,國有企業比重由1978年的67.6%下降到2017年的2.0%。股份制成為公有制的主要實現形式。2017年,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2674.8億元,比1998年增長6.9倍。企業管理理念加速革新。隨著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全省工業企業把改進和加強企業管理貫穿企業發展始終,實現了由計劃經濟條件下的企業管理向市場經濟條件下的企業管理轉變。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三項費用占主營收入的比重僅為5.9%,比1998年下降6.2個百分點。其中,管理費用占比僅為2.6%,比1998年下降3.4個百分點。骨干企業成長壯大。改革開放以來,全省著力培育、發展重點企業,推動企業做優做強做大。1978年,大中型工業企業只有192家,1990年達到1111家,2000年達到2740家,發展速度明顯加快。進入新世紀以后,大企業集團發展速度進一步加快,截止2017年,大中型企業發展到5009家,比1978年增長25.1倍;實現工業總產值8.1萬億元,占規模以上工業比重達到54.3%,比1978年提高17.4個百分點。出口競爭力明顯增強。改革開放以來,全省始終堅持開放發展理念,努力帶動產品、技術、標準、服務走出去,特別2001年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全省工業品出口規模不斷擴大。1998年,規模以上工業出口交貨值僅為877.6億元,2000年突破千億,達到1137.9億元。2017年升至7999.6億元,比1998年增長8.1倍,20年年均增長11.7%。其中,裝備制造業出口交貨值3210.3億元,比1998年增長17.3倍,年均增長15.6%。

  山東工業經濟發展的實踐再次證明,改革開放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招。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山東工業領域推進改革的主要任務就是緊緊抓住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這一牛鼻子,繼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努力推動工業經濟實現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加快實現由制造大省向制造強省的歷史性轉變。

  主持人:改革開放以來,我省服務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下面,請省統計局服務業處的彭麗芳處長介紹一下服務業的發展歷程。

  彭麗芳: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 我省服務業增加值年均增速12.3%,比GDP年均增速高0.9個百分點;服務業現價增加值翻了10番多。改革開放40年我省經濟發展歷程符合世界經濟發展規律。

  改革開放40年,我省服務業發展主要呈現四個發展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1978-1990年的恢復性增長階段。改革開放初期,我省服務業相對第一、第二產業增長偏慢,1978-1980年服務業增加值在40億元以下,占GDP的比重低位徘徊。之后10年間,服務業增速逐步加快,1990年服務業總量449.9億元,增速有7年超過GDP,年均增長11.7%,比GDP高1.7個百分點。三次產業結構由1977年的38.2:46.0:15.8轉變為1990的28.1:42.1:29.8,服務業比重提高14.0個百分點,年均提高1.1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1990年超過第一產業,實現了“二一三”到“二三一”的歷史性轉變。

  “六五”時期(1981-1985年),國家明確提出發展交通運輸等重點基礎行業的要求,推動了服務業快速發展,1984年服務業突破100億元,1985年突破150億元,年均增速18.4%,比GDP高6.5個百分點。服務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為22.3%,“六五”時期提高8.7個百分點,年均提高1.7個百分點。1985年國務院印發《關于建立第三產業統計的報告》,“七五”時期(1986-1990年)計劃明確,逐步改變第三產業同第一、第二產業比例不協調的狀況列為經濟建設的重要戰略布局。這一時期,針對經濟過熱進行宏觀調控,我省服務業發展趨緩,服務業年均增長7.6%,比GDP低0.7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為29.8%,五年提高7.5個百分點,年均提高1.5個百分點。

  第二個階段是1991-2000年的快速發展階段。這一階段是改革開放40年經濟發展最快的階段,也是服務業發展最快的階段。1992年,國家印發《關于加快發展第三產業的決定》,“八五”規劃把發展服務業作為促進產業結構現代化的重要途徑。山東印發《關于大力發展第三產業的決定》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推動了服務業快速發展。10年間,服務業增加值分別在1994年、1997年突破1000億元、2000億元大關,2000年達到2904.5億元;增速有7年超過GDP,比1991年翻兩番多;年均增長14.7%,比GDP年均增速高1.1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由29.8%到34.8%,提高5.0個百分點,年均提高0.5個百分點。

  第三個階段是2001-2010年的平穩調整階段。這一時期,是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的重要時期。2010年,我省服務業增加值為14343.1億元,比2001年翻兩番多,其中有4年增速超過GDP,年均增速12.8%,比GDP低0.3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由34.8%調整為36.6%,提高1.8個百分點,年均提高0.18個百分點。

  “十五”時期(2001-2005年),2001年國家印發《關于“十五”期間加快發展服務業若干政策措施意見》,要求“真正把服務業作為產業對待”。這一時期服務業年均增長12.0%,保持了快速增長,比GDP、第二產業低1.1和3.9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由34.8%調整為32.3%,下降2.5個百分點。

  “十一五”時期(2006-2010年),2006年我省制定《關于進一步促進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強調“充分認識加快發展服務業的極端重要性,把發展服務業作為各項工作的重中之重”。這一時期,全省服務業增加值突破1萬億元大關,年均增長13.5%,比GDP高0.4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為36.6%,提高4.3個百分點,年均提高0.86個百分點。

  第四個階段是2011年至今跨越發展階段。7年來,服務業增加值分別在2013年、2016年突破2萬億元、3萬億元大關,增速有5年超過GDP增速,年均增速9.6%,比GDP高0.8個百分點。三次產業結構由2010年的9.2:54.2:36.6轉變為2017年的6.7:45.3:48.0,服務業提高11.4個百分點,年均提高1.6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2016年超過第二產業,實現“二三一”到“三二一”的歷史性跨越。

  “十二五”時期(2011-2015年),全國進入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和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攻堅時期。2012年,國家《服務業發展“十二五”規劃》,把推動服務業大發展作為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戰略重點,2013年我省《關于加快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為全省服務業大發展奠定良好基礎。這一時期,我省服務業年均增長9.8%,比GDP高0.4個百分點;服務業比重為45.3%,提高8.7個百分點。

  “十三五”時期,國家高度重視現代服務業發展,在“十三五”規劃綱要中提出開展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行動,在《服務業創新發展大綱(2017—2025年)》中明確推進服務業改革開放和供給創新。我省制定《山東省“十三五”服務業發展規劃》和《山東省服務業創新發展行動綱要(2017—2025年)》,全面推動服務業轉型和創新發展。2016年、2017年服務增長9.3%和9.1%,增速均比GDP高1.7個百分點,成為推動全省經濟增長的主引擎。

  主持人:改革開放以來,我省服務業發展取得了哪些成就?

  彭麗芳:改革開放40年,我省服務業發展成就巨大,主要體現六個方面特征。

  一是主導地位逐步明確。1992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第三產業的決定》統一了思想認識,明確了加快發展服務業的重大戰略意義。2006年我省《關于進一步促進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推動服務業發展一系列措施,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逐步增強。我省服務業比重在1990年和2016年超過第一產業、第二產業,成為第一大產業,2017年服務業增加值為34876.3億元,比1978年翻十番多,年均增長12.3%,比GDP高0.9個百分點;比重達48.0%,比1978年提高34.2個百分點;貢獻率達56.4%,比1980年提高35.4個百分點。

  二是改革進程持續深化。改革開放40年,我國遵循了先易后難、漸次推進的基本原則。1992年在《關于加快發展第三產業的決定》提出“依靠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加快發展第三產業的步伐”。近年來,特別是國家服務業綜合改革試點工作和營改增工作,進一步激發了服務業發展活力。我省搶抓機遇,勇于探索創新,比如金融領域,2010年以來先后成立了齊魯股權交易中心等三家交易中心, 2016年率先印發《山東省地方金融條例》,加快了我省金融改革創新發展的步伐。

  三是開放水平不斷提高。1979年國家設立經濟特區為服務業吸引外資提供了樣板。1984年,開放了包括山東青島、煙臺在內的14個大中港口城市。1988年,中央決定將山東半島全部對外開放, 90年代以后,我國逐步形成全面對外開放新格局。2001年,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對外開放力度進一步加大。進入新時代,我省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服務業對外開放領域不斷擴大。2017年,全省服務業外商直接投資累計項目數15563個,合同外資981.8億美元,實際使用外資577.0億美元。

  四是發展后勁明顯增強。改革開放40年,我省服務業投資規模不斷擴大,比重不斷提升,到2000年達50.7%。 “十五”時期,受工業投資快速增長制約,2005年服務業投資比重回落到34.0%,比2000年下降16.7個百分點。2006年,我省印發《關于進一步促進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設立服務業引導資金,對推動服務業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2017年,我省服務業投資比重為48.5%,比2005年提高14.5個百分點。

  五是內部結構調整優化。改革開放40年,我省服務業內部結構不斷優化,傳統服務業趨于下降、現代服務業加快崛起。改革開放前期,傳統服務業快速發展,比重不斷提升。2007年批零和住餐業占服務業比重為29.6%,比1978年提高19.0個百分點。進入21世紀,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明確指出把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作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2014年,我省印發《山東省推進服務業轉型升級行動計劃(2016-2020年)》,提出做大做強現代服務業,優化提升傳統服務業。2017年我省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占服務業的比重為6.7%,比2005年提高4.2個百分點。金融業占服務業的比重為10.5%,比2005年提高2.6個百分點。

  六是就業吸納能力增強。服務業的快速發展,創造了更多的就業崗位。進入21世紀,服務業就業與工業持平。工業、服務業就業分別在2012年、2013年超過第一產業,就業結構兩次重要調整。2017年,服務業就業人員占全部就業人員的36.1%,比1978年提高27.6個百分點,服務業成為吸納就業主渠道的趨勢日益明顯。

  改革開放40年,我省服務業發展取得成就顯著。在新時代,我們要進一步解放思想、轉變觀念,推進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為經濟轉型發展提供強力支撐。

  主持人:“教育興則國家興,教育強則國家強”。從1977年12月恢復高考開始,到確立教育優先發展戰略,把實施科教興國作為基本國策,再到人才強國戰略,中國教育發展的40年,為這場偉大變革作了鮮明注腳。改革開放40年,我省教育事業發展如何,下面請省統計局社科處的副處長焦建順介紹一下教育改革的情況。

  焦建順:好,謝謝主持人,聽眾朋友大家好。改革開放40年,我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大力實施科教興魯和人才強省戰略,教育事業蓬勃發展,實現歷史性跨越,教育體系日益完善,辦學設施不斷升級,“學有所教”得到有效落實,教育規模與質量顯著提高,人民對教育的滿意度和獲得感穩步提升。

  1986年9月,我省出臺《山東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辦法》。到2000年,義務教育入學率近99%,青壯年非文盲率近99%,脫盲鞏固率達到95%以上。1978—2017年,全省小學學齡兒童入學率從96.6%提高到99.99%,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為97.6%,基本實現了學齡人口全部入學的目標。升學率的不斷提高,使更多的孩子有機會接受良好教育。2017年小學畢業生升學率為98.6%,比1978年提高10.2個百分點。2017年初中畢業生升學率(不含技工學校)為84.5%,比1978年提升54.6個百分點。

  應該說,改革開放40年,我省的素質教育、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特殊教育等各個方面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績,闖出了一些有山東特色的路子。下面,我重點介紹一下,加強素質教育、壯大職業教育、做強高等教育這三個方面的情況。

  在加強素質教育方面,全省把素質教育擺上重要議事日程,全面促進教育公平。一是深化德育和課程教學改革。構建德育課程、學科課程、傳統文化課程和實踐課程“四位一體”德育課程管理體系。實施學生體質提升計劃、學校藝術教育普及計劃,加快發展青少年校園足球,全面加強和改進學校美育工作。二是改革考試招生制度。深化中小學考試招生制度改革,進一步規范和完善小學“劃片招生、就近入學”和初中“免試就近入學”制度。建立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和綜合素質評價制度,依據初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和綜合素質評價結果,實行等級或“分數+等級”錄取機制。探索建立擴大高中招生自主權、公開推薦等制度,推行招生方式的多樣化。積極推行義務教育學區制建設。三是完善教育評價制度,指導高中實行學生學業成績與成長記錄相結合的綜合評價方式。四是推進解決城鎮普通中小學大班額問題,加快實施“全面改薄”工程。截至2017年9月底,全省累計投資1074億元,新建、改擴建中小學校2427所,新增教學班4.12萬個、學位189.19萬個。2017年“全面改薄”工程投入資金484.5億元,校舍竣工面積2121.3萬平方米,占規劃面積的99.2%。

  在壯大職業教育方面,改革開放40年來,全省中等職業教育得到快速發展,高等職業教育從無到有。職業教育在校生規模已占整個中、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基本建立起與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相適應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為構建科學的人才培養、培訓體系奠定了堅實基礎。各類中等職業技術學校已由1978年的189所增加到2017年的401所,是1978年2.1倍;招生人數也從1978年的25961人增加到2017年的261190人,是1978年的10.1倍;在校生人數由1978年的49466人增加到2017年的793357人,增長15.0倍。2017年,各類中等職業學校在校生占高中階段在校生的比例由1978年的7.3%上升到32.4%,提高25.1個百分點。適應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對人才的需求,大力發展高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院校從無到有發展到2017年的78所,在校生74.8萬人,占高校在校生人數的35.5%。技工學校發展不斷壯大,由1978年的64所發展到2017年194所,數量繼上世紀90年代急速擴張后,漸趨減少,而技工學校的招生數、畢業生數和在校學生數呈加速增長態勢,這與山東所處的經濟社會發展階段、經濟轉型調整是密不可分的,技工學校正由量的擴張到質的轉變,社會對高素質技工人才的需求量越來越大。

  在做強高等教育方面,改革開放40年,全省高等教育事業穩步發展,呈現出資金大投入、設施大建設、規模大擴張、整體大發展的良好態勢,人才培養層次和教育質量穩步提高,實現了從精英化向大眾化的歷史性跨越。1982年每萬人擁有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人數僅為40人,2017年達到992人,增長24.8倍。我省高等教育規模不斷擴大,辦學條件改善明顯。一方面辦學規模不斷擴大。2017年,全省共有普通高等學校145所,錄取新生達到64.8萬人,普通本專科在校生達201.5萬人,普通高校畢業生59.6萬人,分別比1978年增加111所、62.9萬人、197.7萬人和58.9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51.35%。高校從1978年至20世紀90年代后期處于平穩發展階段(見圖2),從上世紀90年代末期步入快速發展階段,學校規模、招生數及在校生數等都有大幅度增長。另一方面辦學條件明顯改善。隨著在校生數量的增加,2017年高等學校占地面積擴大到20.3萬畝,校均1399畝,生均67.1平方米;校舍建筑面積5784.8萬平方米,校均39.9萬平方米,生均28.7平方米;圖書藏量1.8億冊,校均圖書123.8萬冊,生均近90冊;教學科研儀器設備資產總值248.5億元,校均1.7億元,生均超過1萬元。

  主持人:改革開放40年來,醫療領域的改革取得了一系列成就,重大疾病防治工作扎實推進,公共衛生服務和保障得到提高,社區衛生服務加快發展,城鎮職工醫療保險進一步推廣,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覆蓋面擴大。我省醫療改革有哪些成績,請焦處長介紹一下。

  焦建順:改革開放40年,我省醫療改革深入推進,保障體系日臻完善改革開放以來,全省衛生事業獲得跨躍式發展,覆蓋城鄉的基層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基本建成,基層運行機制進一步鞏固完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達到人均55元,服務質量和均等化水平持續提升;人民群眾健康水平顯著提高,主要健康指標居全國前列,至2017年底,全省嬰兒死亡率、孕產婦死亡率分別降至4.12&permil;、10.21/10萬。

  在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障制度的改革方面,1998年,我國頒布《關于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開始在全國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2000年,全省參加基本醫療保險的城鎮職工為256萬人,2010年達到1541萬人,2017年增至2013萬人,基本做到城鎮在職職工應保盡保。

  在農村合作醫療制度改革方面,2003年起,新型農村合作醫療開始試點,正式推開農村合作醫療保障制度改革。到2008年,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簡稱“新農合”)制度全面建立并基本實現農村居民全覆蓋。到2012年底,全省參加新農合人數達到4215萬人,基本覆蓋了農村區域人口。

  從我省衛生事業支出上看,改革開放以來,全省衛生支出逐年增加,尤其近年來財政支持力度持續加大,保證了衛生事業的快速發展,為人民生命健康提供了堅實保障。2016年,全省衛生總費用3354.7億元,比1978年和2007年分別增長2236.5倍和8.0倍。其中,政府衛生支出813.2億元,占24.2%;社會衛生支出1536.9億元,占45.8%;個人衛生支出1004.6億元,占20.0%。政府衛生支出占財政支出的比例提升到9.3%。人均財政衛生經費支出812.7元,比1978年增長387.0倍。

  持續加大的投入帶來了我省醫療條件的不斷改善。2017年,全省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房屋建筑面積5599.7萬平方米,比2007年擴大73.4%。萬元以上設備數量為46.0萬臺,比2007年增長2.4倍。擁有床位58.5萬張,分別比1978年和2007年增長3.9倍和1.1倍。每千人口醫療衛生機構床位數達到5.9張。

  在加大投入改善硬件的同時,我省對疾病預防控制工作常抓不懈,始終走在了全國前列。進入80年代后,根據《全國計劃免疫工作條例》和《1982-1990年全國計劃免疫工作規劃》,制定了《山東省計劃免疫實施細則》等有關規章制度。1983年在全國率先達到基本消滅絲蟲病的標準。1986-1990年,統籌安排急慢性傳染病、寄生蟲病、地方病和職業病的防治工作,1989年制定了《山東省消滅脊髓灰質炎規劃》,使這些疾病的發病率明顯下降。1990年在全國首先達到基本消滅瘧疾的標準,麻風、白喉等疾病已接近基本消滅,1994年又在全國率先實現了以省為單位基本消滅麻風的目標。自1985年以來,全省疾病預防控制成效顯著,未發生重點傳染病暴發流行,甲乙丙類法定傳染病發病率呈穩中趨降態勢。

  可以說,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和醫療水平的不斷提高,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的進一步落實,我省的醫療體系將不斷改革與完善,全省1億人民的健康將得到多層次、多角度、多體系的保障。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3d开奖结果 视频